缓缓掉落,这简直就是折磨。
 
    “卧槽这个逼究竟阴在哪里?让我知道了我非neng死他!”
 
    “我们先爬到有掩体的地方,这中间不能待。”
 
    另外一个倒下的人说着,自顾自的朝远处的掩体旁爬去。
 
    嘭嘭!
 
    楚生忽然听到两声破窗的声音,听声音就在左边不远处,遂按下耐心来。
 
    然而让楚生又笑出来的是,那个说要躲在掩体后面的敌人,竟然跑到了他视线正前方的矮墙边,这位置可以防来自左手边的人,可是却将正脸全部露给了他。
 
    就连直播间里的水友都大笑起来。
 
    “这队也忒蠢了点吧?”
 
    “我在地铁看直播,笑到不行,周围人看我像看智障一样。”
 
    “我妈也一度以为我精神分裂,刚才含泪给我一千块钱让我出去放松一下,还安慰我压力不要太大。”
 
    一旁的苏小沐也不敢说话,这游戏里秀枪法的不少,但是用十字弩杀人的少之又少。
 
    要是哥哥可以用十字弩灭一队,那可真的是要爆炸的节奏。
 
    只听到脚步在草地上踩踏的沙沙声,因为最早击倒的一人快要失血过多倒下了。
 
    剩下的两人分工明确,一个去扶墙底下的队友,另外一个先赶过来搀扶快要嗝屁的队友。
 
    楚生嘴角扬起一抹笑容,显得很兴奋,这可没有枪神的加持,全是靠着自己的实(wei)力(suo)打出来的。
 
    直播间的弹幕区已经全是吐槽。
 
    “这队简直是铁头娃好吧,这种情况没找到人的位置居然就敢救人。”
 
    “主要是弩箭太猥琐了,一点声音都没有,对面也慌得不行啊!”
 
    “大舅哥p港只弩灭一队,这可以吹一年。”
 
    “我之前就说了,当大舅哥拿到弩的时候,这四个人已经被包围了。”
 
    楚生也没急着出手,掐准时间在扶到一半的时候,忽然探头一弩爆头!
 
    这个距离的弩箭根本不需要抬高,指哪打哪!
 
    第三个爆头击倒!
 
    “卧槽,那逼还在!”
 
    队友全部倒地,这让剩下的一人也不敢去救自己的队友,第一时间躲到了围墙后面观察。
 
    “这个人的位置躲得好啊,而且这距离十字弩很难命中了。”
 
    “要是让这人知道大舅哥的位置,大舅哥怕是要凉凉。”
 
    “看大舅哥怎么处理了。”
 
    就连身边的苏小沐,也好奇在这种情况下,哥哥会怎么处理细节。
 
    究竟是1v4成功,还是被反杀,就看这最后一个人的处理了。
 
    结果这时候楚生反倒全身放松下来,还和直播间的水友调侃:“你们看,到了现在一打一的这个局面,我是不能出头的,毕竟没有枪,正常来说这种情况就很难受了,不过我可以教大家一个万无一失的方法,你们学着点。”
 
    “哇,大舅哥开启了楚老师教学模式。”
 
    “乖乖坐定学姿势。”
 
    就连兔子、小爵和陈思琪三个人,也都躲在屋子里,旋即点进了小鸽子的直播间,想要看看楚生究竟有什么心得和教学。
 
    只见楚生直接切换到游戏外,点开音乐播放器,重新选定了那一首在素质广场播放的《好运来》。
 
    “卧槽,我有种不好的预感,大舅哥这不是去学校的车,这是搞事的车啊!”
 
    “要开始加速了,大家坐稳!”
 
    就连兔子、小爵和陈思琪三人都被雷到不行,这家伙不搞事不消停啊!
 
    熟悉的音乐再次响起,这下在p港倒在地上三人以及瑟瑟发抖的一人,全都听到了嘹亮热情的歌声。
 
    好运来祝你好运来
 
    好运带来了喜和爱
 
    好运来我们好运来
 
    迎着好运兴旺发达走四海
 
    “卧槽,这逼就是在素质广场放歌的那个!”
 
    楚生的歌声飘荡在整个p港上空,随后楚生说道:“大家接下来可要仔细看,我来教大家一个失传已久的神奇仪式……”
 
 第25章:杀猪祭天,风调雨顺
 
    楚生的吐槽值在疯狂的增长,只不过这时候他还无暇顾及。
 
    “太嚣张了,出去干他!”
 
    趴在地上被击倒的玩家愤恨道,这人也太嚣张了,居然还在放歌!
 
    而且这歌是什么意思?
 
    好运来?
 
    是说他们蠢么?
 
    “大家看好了,我要开始了!”
 
    楚生对着直播间的观众喊了一声,随后打开了聊天公共频道。
 
    “老天爷,我愿以这四头小猪崽作为祭品,祈求来年国家富强、风调雨顺!”
 
    噗!
 
    ,顿时气得肺都要炸了。
 
    特么的平白无故变成了猪,还杀猪祭天,卧槽简直太秀了好吗!
 
    无论是队友还是直播间里的观众,全都笑出了猪声,这也太秀了点。
 
    到这时候,苏小沐其实已经对哥哥有所改观,这种玩法直播起来噱头不要太多,笑料百出,但是搞笑主播是长久不了的,一旦没有笑点直播间的热度就会冷下去,所以必须要有一手与之匹配的实力,才能在直播的道路上走的越来越远。
 
    楚生郑重其事的声音和这首欢快洋溢的歌构成了最大的反差。